文笔超差
喻右相关任何cp主王喻韩喻
一个月更的人
每一个评论的人都是小天使!

【叶喻】骗子

✿第一次参加活动有点虚  @一喻百吃 

叶神已死亡设定  慎入!慎入!慎入!

✿OOC轻喷 我写的并不是很好 小萌新混个眼熟w

   

——————

 

  这个盒子是空的。

  喻文州晃了晃手中的盒子,没有声响。奇怪了,他的盒子都是有放东西的呀。最近记性有点差啊。喻文州摇了摇头,继续开始收拾屋子准备回国。

  两年前来到G国,自己甚至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甚至不记得两年前的任何事情。仅仅记得离国前冯主席让他尽量在两年后回国接手联盟主席。

  什么都不记得的感觉还挺差的。喻文州抿了抿嘴摩挲着中指上的戒指。喻文州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戴上的戒指,却是习惯了它的存在。

   

  坐在回国的飞机上,想着最终的目的地,心里有些空落落,脑子里却想着这一回国总该是会找回被遗忘的记忆吧。

  一声轻叹淹没在人声嘈杂中。

  

  喻文州的飞机在G市降落,却接到了一个电话,没有备注。

  恩?这个号码有点眼熟……喻文州举着手机蹙眉,犹豫着点下了接听。

  [喂?队长啊你到G市了吧!你这到一个地方就发微博的习惯还没改啊!啊不对现在不能叫队长了。文州,我在机场外面等你,没换车没换人!]

  嗯……队长?“请问……你叫什么?”

  [啊?文州你不记得我了?!不至于吧也就两年没见诶!我是黄少天啊!]

  “抱歉,最近总觉得忘记了些什么,少天你就在那里吧我去找你。”

  [诶看来对我还有点印象,忘记了也好……好的我挂了,机场外边见。]

  

  难怪冯主席会让自己来接手一个打游戏的联盟,原来自己曾经也是职业选手啊。喻文州敲了敲脑袋苦恼着,万一是熟人叫不上名字也挺尴尬的啊……

  

  事实上,喻文州在某方面想的太多。当他出了机场,便认出了那个冲自己又跳又挥手的黄少天。笑着招了招手,拉着行李走过去。

  当到了蓝雨俱乐部时,一切也都是比喻文州想像的要好,到没有想象中的认不出人,褪去队长的外套活力的就像一个大学生。

  徐景熙还跟郑轩打趣道以前那么冷静自持的队长突然变得这么活力,倒是像把以前用去当队长的青春给赚回来。喻文州笑着往两人脑袋上拍了一下说:“我当队长的时候也是很青春的啊。”

  倒是卢瀚文向喻文州问道:“队长你这次是顺路回来看的吧?冯主席现在每天都在向我们狂轰滥炸叫我们把你交出去呢。”

  “是,来G市呆两天,明天去B市。”喻文州笑着,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你做的很棒。”得到夸奖的卢瀚文冲徐景熙打了个鬼脸。

  转身向黄少天跑去的那一瞬垮下了笑脸,告诉黄少天明天喻文州就去B市了。黄少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该来的总该要来,躲也躲不过。

   

  

  第二天蓝雨全员送喻文州去机场,喻文州被迫再次感受了被粉丝追堵的心酸。

  登机前,黄少天对喻文州说:“文州……有机会就去叶家看一看吧。”

  喻文州愣了愣,心脏有一瞬抽痛,点了头算是答应了。

  

  “小喻啊,听说你忘了你退役之前的事情。跟黄少天几个见过面了吧,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把握管理好这个联盟?”

  “主席您放心吧,前两天在G市跟俱乐部交流了一下,记得可是差不多了,微草在B市吧,王杰希还没退役?”喻文州突然想起前天黄少天还在念叨着王杰希。

  “他啊,去年就退了,留在俱乐部偶尔指导指导。趁现在多接触一下各个战队的经理,以后也轻松点。”

  “好。如果待会儿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微草看看。明天可能会去一趟叶……朋友家吧。”

  “那倒也是,你刚回国,去见见朋友也好。有时候清闲了可以自己安排下出去走走的。”冯宪君倒不疑有他,随口就答应了。

  “谢谢主席,我会尽快上手的。那么我先去微草了。”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离开了微草,喻文州抓着手上的一串钥匙,叹了口气。

  “这是你两年前给我的钥匙,你应该还记得地址,每周都有清洁工打扫所以你回去后可以直接住进去。”

  “嗯?那房子除了我没有别的主人了吗?”

  “还有一个,只是……”只是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喻文州自然是记得地址的,他也隐约的知道了这间房子的另一个主人是谁。

  怕是自己在G国待了两年也是因为他吧。

  推开门,打量了一下这个简约的公寓,不大但两个人足矣。挽起袖子接了一桶水,将房子重新打理了一遍。依稀记得曾经跟那人抱怨道幸好这房子不大,那人却笑着回道那你是不是应该万幸我没带你去住别墅。

  当喻文州打理完后,夕阳也躲到了地平线下。拿起外套准备外出买一些吃的,刚推开门却看见一人拿着钥匙举着手,一脸懵。

  “嫂、嫂子好久不见,你还没吃饭吧。”叶秋迅速反应过来,将手上的饭盒递了过去。喻文州接过饭盒有些愣。

  “……啊?叶秋?”待他反应过来,便有些无奈的问道,“你就不能换一个称呼吗?进来坐坐吧。”

  

  三两口扒完饭,喻文州泡了两杯茶坐到了叶秋身边。

  “两年没见了,聊一聊吧。我可能忘记了一些东西。”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可能是少了我对象的记忆吧。”

  “你……忘了我哥?开玩笑的吧……”叶秋惊疑的打量了一下喻文州。

  “是叶修……吗?”喻文州端着茶杯的手颤了一下,洒出了些许,垂下眼帘道,“时间不早了,我明天回家见一下爸妈。”

  “行,我回去跟爸妈说一声。”叶秋的视线定在喻文州摩挲着戒指的手上,修长却不住轻颤的手。

  

  叶秋走后,喻文州找出了那些盒子。其实也就三个。

  叶修曾笑着对他说,他写了好几本日记放在了一个盒子里,如果以后不在他身边就可以多看看,看看自己有多么喜欢他。毕竟他可是特地去练了字。

  叶修将两人的合照放入另一个盒子,照片的数量多的超出了喻文州的意料。盒子装的满满当当,记忆也放的满满当当。

  

  月爬上了枝头,喻文州翻着日记本,一字一句读的仔细,嘴角挂着笑却红了眼眶。

  “骗子。”

  

  

  翌日,推辞了叶父叶母的挽留,喻文州只身前往城郊,那有一块墓。

  [文州,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吧?]

  [文州以后我们去环游世界吧,不行还是算了在家里打荣耀好了。]

  [文州,陪我打一辈子荣耀吧。]

  [这个盒子你拿着,诶你现在别打开了现在我还没放东西进去是空的呢,婚礼上再打开啊。]

  [结婚当晚我们啥也不干,就上荣耀去秀恩爱。]

  ……

  ……

  “你说,等你回来后我们就结婚的,但你再没有回来。”

  “你让我陪你打一辈子荣耀,但是你不在了我找谁去打啊?”

  “说好去网游里秀恩爱的,你却只留给了我一张君莫笑。”

  “你跟我说在结婚前别打开这个盒子,你坠机后这两年我还真没打开……昨晚我打开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几封情书和戒指都不给看……”

  “你还骗我这个盒子是空的……”

  “你说……你是不是骗子……”

  

  喻文州坐在墓碑前抚上冰凉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青年,眼角含笑。

  两年前,喻文州25岁,叶修28岁。他们刚拿下世界联赛的冠军,叶修抱怨道他老了。

  现在,喻文州27岁,叶修28岁。喻文州笑着说:“我要赶上你了,大骗子。”

  笑着笑着,脸颊却划过泪水。

  

  

——————

✿很遗憾我的表达能力可能并不好 大家勉强着看吧w

✿看着评论扎心我也有点扎心怎么办( ˉ ⌓ ˉ ๑)

 

评论 ( 4 )
热度 ( 55 )

© 灰中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