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超差
喻右相关任何cp主王喻韩喻
一个月更的人
每一个评论的人都是小天使!

【徐戴】永恒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拉这对郎 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要写

✿专注瞎扯 特别不入流的神秘博士Pa

✿自娱自乐开创新tag  

CP:徐景熙x戴妍琦  /是BG啊 看清楚了再戳啊

   

  

01

  徐景熙曾想过,要不干脆抛个硬币吧,看看是表白还是不表白。

  于是他决定数字不表白,花面也不表白,等硬币抛烂了再去表白。

  然而硬币还没抛烂,他就“被”表白了。

  

02

  “灵魂语者!你这次又把我弄到了什么鬼地方?!”徐景熙拍了一下数据板,“你是有多么喜欢渥德人*啊?”

  灵魂语者的定位总是和他不对付。徐景熙嘟嚷着,重新定位了地球。反复确认了数据没有任何问题,拉下把手,“我们再来一次,你要是再不认真点我可就要把你拆了重装。”灵魂语者控制面板抖了几下反抗暴政,终究是乖乖的带着徐景熙抵达地球。

  徐景熙也就吓吓它,拆了塔迪斯*他又不会拼……

   

  徐景熙确认了地点后,伸了个懒腰推开门。门外有一女孩举着折扇挡住因惊讶微张的嘴,看见推开门的徐景熙眼中闪过一道惊喜。徐景熙听见这姑娘压着声音问道:“你……你是怎么让这个报亭突然出现的?”

  “嗯……嗯?”徐景熙还有点恍惚,盯着女孩身后如鸟尾散开的裙摆,“这里不是什么中世纪欧洲吧?”

  徐景熙拍了拍自己的脸,看了看周围的建筑,又看了看女孩拖曳裙上华丽的装饰与她头顶上夸张的高帽。女孩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饰,“呀”了一声用扇子挡住了脸。

  “不是中世纪,就是……”女孩纠结了一会儿也不知如何表达,索性放弃了回答,不料徐景熙蹲下身扯了扯拖在地上的裙摆自言自语。

  “难道这是那什么Cosplay吗?这衣服质量还真好,你在哪里做的啊?”徐景熙抬头看着女孩,女孩指了指身后的一栋大楼——雷霆。

  徐景熙站起身看向雷霆,忽地想起还没问女孩叫什么名字,转头一看却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

  “穿着那么重的裙子也能跑的这么快吗?”徐景熙用手托住脑袋,惊叹。

  那姑娘身上还有种冷香,怪好闻的。

   

  

03

  

  “最近裂缝附近又有收割者出没,你尽早回蓝雨一趟。”喻文州接通了灵魂语者,对还在夏威夷玩耍的徐景熙说到。徐景熙呛了口饮料咳了两下:“我讨厌收割者*。我明明要给灵魂语者放假的。灵魂语者现在可嫌弃我了,总是想把我丢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去。”

  “或许你该去给灵魂语者检查一下了。”喻文州若有所思,确实该修一修了。

  “地球上可找不到什么好地方能修塔迪斯。”徐景熙摊了摊手,将手中的沙滩裤放了回去。

  “你可以去雷霆的。”喻文州想了想,记得联盟还有个小组是专门负责机械与科技的,貌似是在地球上。

  “那个做衣服质量很不错的大楼?”徐景熙诧异,“队长我要修的是塔迪斯不是去做衣服!”

  喻文州被徐景熙这么一说也有点惊奇,他可不知雷霆何时跑去做衣服了。雷霆在联盟中算是做幕后的,很少有人去了解,也有一部分的人甚至不知道雷霆的存在。按理来讲徐景熙算在后面那部分不知道雷霆的,不过既然徐景熙知道雷霆,那或许不用发坐标过去了。虽然……

  “雷霆不是做衣服的!”

  徐景熙挠了挠头发,讪笑。

 

  肖时钦绕着灵魂语者走了两圈,谴责的望向徐景熙。

  “你这是把塔迪斯当碰碰车了吗?撞成这样。”

  徐景熙被盯得发毛,忍不住低头数着地面的瓷砖。

  戴妍琦坐在一旁的高凳上捧着书晃悠着腿,低着头抖着肩闷着声笑,书拿倒了也没注意。

  “你笑什么?”徐景熙找了个凳子坐在戴妍琦身边,颓。

  戴妍琦“啪”的一下双手合上书,笑嘻嘻的问着:“你是蓝雨的徐景熙?”

  “是啊。”徐景熙点了点头,盯着戴妍琦手上的书沉默——《教你如何三秒解决一个色狼》,有点可怕。戴妍琦见徐景熙一直盯着她手中的书,将书塞到徐景熙手上摊了摊手,“别这么看我,我们雷霆的书是很和蔼的。”

  接过书翻了两页,徐景熙微微瞪大了眼,觉得自己已经一脚踏入了黑科技的世界,只不过因为看不懂这些令人窒息的操作,迟迟不能把另一只脚拖入罢了。

  戴妍琦托腮看着徐景熙,半晌,徐景熙回神。戴妍琦将书抽了回来,说,“呆子。”

  “啊?”徐景熙刚回神就又愣了。

  “呆子,”戴妍琦忍笑再唤了声,“我叫戴妍琦。”

    

   

04

   

  灵魂语者这次保养的时间有些长,徐景熙便在雷霆找了个地方住下,整日蹲在实验室的玻璃外看戴妍琦。徐景熙看着开心,肖时钦看着他反而脸越来越黑。

  “好了,以后注意不要用它乱撞。”肖时钦将钥匙还给徐景熙,转告道,“喻队让你尽早回蓝雨。”

  徐景熙接过钥匙揉了揉脸,要走了啊。

  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姑娘的。

    

  “这次数量比较多,分配一下。”喻文州站在指挥室内,双手撑在桌上,“虽然数量多了点,但你们三个要是搞不定就有些丢脸了。不过你们要是真搞不定,就得麻烦女孩子帮你们清场了。”

  “我的天?女领主们不一个在十九世纪欧洲参加派对,一个跑去星纪305年看小精灵了吗?”黄少天有点傻了,他就认识两个女性领主,一个是去派对的楚云秀,另一个就是还在未来看小精灵的苏沐橙。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联盟只有两个女领主了?”喻文州反问道,看了看时空裂缝的分布,下令,“少天你去左边,郑轩你去右边。”

  

  指挥室内。

  戴妍琦托着腮,问,“喻队,不用给那个呆子指挥吗?”

  “景熙?他就在位置上啊。”喻文州看了看屏幕,灵魂语者被一堆收割者包围。

  “这个位置……我在雷霆看过了,他的塔迪斯可脆了,给收割者多折腾几下就得去修了。还是比较适合用来旅游吧?”

  “是挺适合旅游的。”喻文州摸了摸鼻尖,“灵魂语者跑的快,很少会撞到。带他放在那儿杵着释放时间能量,收割者就扑上去了。”

  “咦?就杵那儿做诱饵?”

  “嗯,就杵那儿。蓝雨当时考虑到灵魂语者的特殊性,就给配备了一个盾,收割者撞两下就解决一个,还能拿到多余的时间能量。”喻文州在操作键上敲了两下,“少天还总是说我偏心,让景熙呆在最好的地方。”

  戴妍琦看着喻文州放大现场,又看了看黄少天的动作,“可能把黄少放到最中央,他能把自己弄死。”

   

  在操作室内看收割者们玩撞撞乐的游戏,一开始戴妍琦还有点兴趣,没过多久就有些乏味了。

  “他们三个人不会无聊死吗?”

  “不会。”喻文州也有点无聊了,索性敲入一行代码,切进了灵魂语者的内部监控,见徐景熙翘着椅子玩手机,还放大了来看,“景熙倒一直挺享受的。”

   

  徐景熙翻着手机相册,叼着薯片脸上还挂着看起来怪傻的荡漾笑容。

  忽地,喻文州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景熙,擦擦嘴,口水要流出来了。”

  “砰——”的一下徐景熙把手机甩了出去,给喻文州这么来一下,差点没被薯片噎死。

  “卧槽——!队长你又偷偷连接我的灵魂语者!”徐景熙涨红了脸从凳子上跳起来,恼的直跳。

  “雷霆的姑娘这么好看吗?都看十几分钟了。”喻文州笑了笑,“要娶回来吗?”

  

  戴妍琦坐在一旁,将脸埋进书里,耳朵偷偷竖起,也没等到下文。

  有点小失望。戴妍琦鼓了鼓脸颊。

   

  

05

  

  徐景熙不乐意满宇宙到处旅行了,也不乐意呆在蓝雨了,整天就蹲在雷霆看着戴妍琦随肖时钦做实验。

  肖时钦的脸更黑了。

  偶尔路过的行人见到大楼外多了一个摆满恋爱小说的报亭不免有些奇怪。

  

  突然有一日,蹲在实验室玻璃墙外的徐景熙在脑子里抓到一缕飘渺。

  ——要是戴妍琦也是个时间领主就好了,然后我们就可以互相交换塔迪斯的钥匙。

  ——这样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吧。

   

  哇……这个想法了不得……

  徐景熙拍了拍脸颊,迅速起身窜出雷霆,奔向自己的塔迪斯。
  推门准备进楼的方学才脸上微笑定格,伴随着一阵凉风过去,他惊恐的看着身边的报亭一闪一闪的消失在他的眼前。

  我去,大白天撞鬼了。

  

  戴妍琦走出实验室时,喊了一声徐景熙,却意外的没得到回应,呆愣在原地直到肖时钦拍了拍她的肩膀。

   

  徐景熙往苏沐橙的所在地跑去了,他站在控制面板前,额头冒出一层细细的薄汗,手指敲得飞快一个个排除不符合的星球,他已经放弃去问知情者了——问了可能能得到回答,但更大的可能是回来后被那群人围在一圈瞎起哄。

  寂寞久了,只要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会很热衷于吃瓜看戏的。

  最终,徐景熙在星纪305的The Trees House前点下了确定。

   

  戴妍琦找上蓝雨,众人正围着大屏幕乐呵。

  人群中没看见徐景熙。

  喻文州看见了戴妍琦,就让一旁的卢瀚文去搬一个凳子过来,“小戴可也是一个领主呢。”

  戴妍琦找了个地方坐下看向大屏幕,蓝雨生活记录片4-187。一旁的卢瀚文还跟戴妍琦解释道:“其实也就是我们平常生活的监控录像,这个4是徐景熙前辈。这个187……就是第一百八十七集了。因为前辈总是到处旅行,也不怎么在蓝雨呆着,大家无聊的时候就会拿出来消遣一下。”

  “哇,都187了啊?”戴妍琦惊叹。

  “是的,据说黄少以前还看见徐景熙前辈在撸……”管。卢瀚文还没说完,就给黄少天捂住了嘴,“是啊,以前还看见小徐打lol。”黄少天笑了笑,有点尴尬。

  “LoL挺好玩的。”戴妍琦接了一句,伸手戳了戳喻文州的肩膀,问,“徐景熙跑哪里去了呀?”

  “可能是去找苏沐橙了吧。”喻文州说。

  “找沐橙姐?”

  “是啊。”喻文州想了想,“娶个女孩子也要过闺蜜那一关吧。”

  “说不定是想和小戴一起过日子了呢。”黄少天笑着凑过来。  

   

  时间领主要是一直一个人可是很孤独的。

    

  苏沐橙抱着小精灵想要抛高高的时候,徐景熙找到了她。苏沐橙眯着眼认了认人——很面生的小伙子。将脸侧的几缕没绑好脱离大部队的发丝撩到耳后,问着:“你是蓝雨的那个谁……?”

  “蓝雨的徐景熙。”徐景熙有点怂了。

  理清楚徐景熙的来意后,苏沐橙笑了笑,“怎么?看上我们小戴啦?”徐景熙点了点头。

  “那你就自己去问小戴嘛。”苏沐橙说,“不过我可舍不得把小戴让给你。”

  

  

06

  

  徐景熙很忧郁,忧郁到郑轩给他塞了一冰箱OO碎冰冰他都不开心。

  郑轩在徐景熙面前晃了晃碎冰冰,被徐景熙面无表情的扯了去,掰开塞进嘴里,被冻的倒吸了一口气。拿出碎冰冰,徐景熙看了看碎冰冰又严肃的看着郑轩。郑轩被看的肝一颤,咽了咽口水。

  “郑轩。”徐景熙压着声音喊了一句。

  “诶,我在。”郑轩抖着声应着,等待下文。迟迟没等到下文,茫然的抬头一看,徐景熙已经叼着碎冰冰两眼放空笑的傻兮兮了。

  “……”草!

  

  徐景熙不喜欢吃冰。地球也不会很热嘛,他一边给自己狂扇风一边拒绝戴妍琦递过来的半根碎冰冰。戴妍琦笑嘻嘻的塞进他手里,叼着剩下半根一蹦一跳跑去看天文学说。

  徐景熙学着戴妍琦的样子叼着碎冰冰,找了本书也蹲在了戴妍琦身边。吃着吃着就还上瘾了,暗搓搓的问戴妍琦有没有可乐味的。

  戴妍琦笑嘻嘻地说:“可乐杀精。”

  “……”噫——

      

  郑轩曾心酸的跑去跟宋晓嚎。

  【你知道吗,最近徐景熙这小子突然喜欢上地球的那个什么OO碎冰冰,买了一箱扔进了冰箱。】

  【他居然对冰棒有兴趣了?这不挺好的。】

  【关键是,他买了一箱丢给了我啊。我还得给他一根根的塞进冰箱,亚历山大……】

  

  徐景熙将手中剩下的壳子丢进垃圾桶中,晃悠悠的起身扑到床上。最近戴妍琦不知去哪了,没地儿跑的徐景熙也难得的闲了下来,整日在床上摊成一张饼。

  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暗恋对象跑没了,以至于失魂落魄茶不思饭不想。

  徐景熙当时从黄少天身后走过,好歹我还有暗恋对象呢,你有吗?

  黄少天直跳脚,小徐你什么意思啊!

  徐景熙道:“也没啥意思,就是眼见最近又要到地球上那双十一了,想提前为你送上祝福。”跟着戴妍琦蹲地球的徐景熙,也掌握了不少奇妙的词语呢。

  

  黄少天想了好久也不明白徐景熙口中的双十一为何物,却被来找喻文州谈事的叶修逮着笑了一番。

  “地球的双十一嘛,又叫做光棍节,单身狗的节日,Single Dogs’ Day。”叶修掐了烟,“正巧就是今日。”

  这么说着那还无妨,黄少天顶多找徐景熙去折腾两下。叶修打量了一番黄少天,故作深沉道。

  “贫道昨日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日不少人要在双十一的压迫下哭哭哭买买买,想必黄公子也是其中一人。”叶修说完就跑。黄少天琢磨了两下越觉不对味,也不顾规矩拔出剑就像叶修追去。

  “你他妈说谁没对象呢!”

  

  徐景熙听门外一阵凌乱的脚步踏过,悠哉悠哉的从冰箱里找到一根可乐味的碎冰冰。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纸条。

  ——呆子,都说了可乐杀精!等下次见面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字飞扬的好看,就像是这姑娘实验成功后飞扬的眼神。

  真是好看的要命。

   

   

07

  

  徐景熙抓紧了行李箱,小心翼翼的在人群间穿梭。

  戴妍琦曾举着书对他说,以后有机会了就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徐景熙看了一眼,大片纯粹的紫色,高高低低的起伏,想着自己有塔迪斯,带这姑娘去一趟普罗旺斯也不麻烦,就应道,“以后我带你去。”

  结果现在却是自己只身一人到来。

  

  徐景熙将行李丢在了旅店,在街边的花店买了一束薰衣草,护着花沿着街道走去,他开始想那个总是笑嘻嘻跟他讲话的姑娘了。

  “其实,爱一个人不必要朝朝暮暮;喜欢普罗旺斯也不见得一定要日日赤着脚徜徉在薰衣草的花海中。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偶然看见一缕阳光,闻到一丝芬芳,就能在心中漾开一片紫色的田野。”*

   徐景熙向右,推开了一间咖啡屋的门。小店的风铃清脆的响着,站在前台的店长抬头微笑,对徐景熙道早。

  

  背对着门的姑娘回头,十分惊讶,手忙脚乱的找出一束薰衣草捧到了徐景熙面前。

  “Surprise!”

  徐景熙往后退了两步,稍稍远离了险些砸在他脸上的薰衣草,“小戴?!”

  

  “又见面啦!”戴妍琦喝了一口咖啡,吐了吐舌头,“既然都说这一次见面,就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了。”

  “那你愿意告诉我吗?”徐景熙在桌面下捏住了手。

  “当然。我可害怕这个秘密会变成惊吓。”戴妍琦找出了一把钥匙在徐景熙面前晃了晃。

  “这是塔迪斯的钥匙?!”这确实是一个惊吓。

  “恩,我的塔迪斯。”戴妍琦弯着嘴角笑着。

  “你不是一个科技人员吗!”徐景熙跳了起来,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服务员走过来提醒他小声点,他低声道歉坐了下来,看向戴妍琦的眼神还是带着惊异。

  “上次你们收拾收割者的时候我看了全程。”

  “原来那女领主是你吗……”徐景熙突然想到,既然喻文州知道,那黄少天没道理不知道,既然黄少天知道了,那没道理整个联盟都不知道……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戴妍琦的钥匙还放在桌面,但人的头已经垂下了。她伸手想收回钥匙,徐景熙一急,抓住了戴妍琦的手。

  “我……”徐景熙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至少伸出空闲的手拿过桌面上的钥匙。慌乱的找出自己的一大串钥匙,取下了灵魂语者的备用钥匙。“这个给你。”

  戴妍琦接过钥匙,弯着眼笑了。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戴妍琦抓着徐景熙的手腕,将他拉了起来。

   

  徐景熙以为戴妍琦要带她去薰衣草庄园或者是中世纪古堡,但他们站在了一个被橄榄树包围的喷泉前。

  “许愿池?”徐景熙有些惊讶。

  “我想来这个许愿池可久了。”戴妍琦晃了晃手,找出两个硬币,“许个愿吧!”

  ——许愿我们永远在一起。

  以这普罗旺斯的街道与古堡、橄榄树与薰衣草为见证,以这许愿池为媒介,以这塔迪斯的钥匙为誓言。

  

  徐景熙背过身,将硬币放在指甲盖上,手指一弹。硬币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喷泉溅出的水星在阳光下折出一道虹。硬币掉入水中,与其他的硬币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徐景熙转身,抱住了戴妍琦,恍惚嗅到丝缕薰衣草的香气,淡远温和又悠远。

  ——可能就是初恋的感觉吧。

      

薰衣草呀,遍地开放。

蓝花绿叶,清香满怀。

我为国王,你为王后。

抛下硬币,许个心愿。

爱你一生,此情不渝。*

  

——————

*神秘博士里的时间领主 相当于一个不老不死不灭的玩意儿 就算死了也能重生啦!给你们安利神秘博士x

  

*塔迪斯:就相当于时间领主的一种工具?可以在过去未来到处穿梭环游宇宙哟XD

   

*渥德人:出自《神秘博士》 拥有两个脑袋的种族 长得不好看但特别仁慈善良 就是不喜欢笑

  

*收割者:巨大的、像龙一样的能飞也能爬的玩意儿 长得丑 要是遇见时间或空间裂缝 就会回到过去摧毁一切!时空领主能介入抑制

 

*“爱一个人不必朝朝暮暮”出自……搜狗百科?以前查资料的时候偶然看见。

  

*最后结尾一段是英国民谣《薰衣草》 

  

*那个许愿池是假的 不知道普罗旺斯有没有 虽然我以前也在国外的许愿池扔过五块钱硬币许愿能暴富啦……

评论 ( 7 )
热度 ( 18 )

© 灰中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