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超差
喻右相关任何cp主王喻韩喻
一个月更的人
每一个评论的人都是小天使!

【王喻】瞬间就是永恒

※几句话喻和前男友(可怜没名字),就牵个小手的那种程度。请一定要,记得,避雷啊…
※几段话叶x黄 攻受自由心证。
※顺带交一下作业。二月强行牛奶白。 @一喻百吃 
——————

    喻文州和王杰希是在一家便利店里遇到的。
    就像很多很狗血的电视剧里一样,一个家境贫寒的姑娘在接电话低头走路时撞上一个大总裁,道了歉之后转身就走不理不睬。这大总裁就开始对姑娘感兴趣了。
    便利店还是便利店,接电话撞人也还是接电话撞人,不过撞人的不是个姑娘了,被撞的也不是个大总裁了。
    喻文州抬头对人说了声抱歉,又从男人身边擦了过去。
    他对电话里面说啊,少天你最近电视剧看多了?我可不信什么命运的邂逅。
    男人碰巧就听见了,默默的在心中跟喻文州达成统一战线。

    两人都不信命运的邂逅,但生活就像个玩笑。
    喻文州为了防止前男友的过度纠缠搬了家。他的前男友太过偏执,纵然分手也不肯放过喻文州。
    不是说生活喜欢开玩笑嘛。黄少天口中的「命运的邂逅」说来就来。
    喻文州搬了新家,有了一个新邻居。他看着很是眼熟。想了想好像就是之前在便利店里撞到的男人。
    喻文州对搬家了请邻居串门没有什么想法,正巧的是他的邻居也没有什么概念。心照不宣的想下次电梯间随缘见面,却被黄少天搅成一滩。
    “没意外都是要做个几年邻居的人,早认识晚认识不都是认识,干嘛一定要放着等以后呢。以后都混脸熟了哪有这刚搬家了的新鲜。” 黄少天说道。

    会喜欢凑这种新鲜的,在三个人里也就黄少天一个。但当三人真的聚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就不满了。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熟!” 他拍着桌子。
    命运的邂逅。喻文州对黄少天微微一笑。
    黄少天顿时没话说,气的举起橙汁一口闷了。借果汁消愁。
    喻文州就笑了笑,给黄少天把橙汁满上,便抓着自己的杯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王杰希聊着。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搭在玻璃杯上的手,在微漾的水纹下衬得好看。
    手好看的人上辈子肯定干了些了不得的大事。王杰希换了一个姿势,换了一个角度看着喻文州的手。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王杰希和喻文州确实证实了最开始做法。
    见面随缘。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的对喻文州说着千万不要疏远邻里关系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突然有了莫名的骄傲。
    “文州你要学学我,绝对不会疏远邻里关系。”
    喻文州敷衍的应了两下,想着自己要是像黄少天这样,那恐怕会很王杰希连邻里关系都处不了。
    后来王杰希知道了这件事情,点了点头赞同喻文州。
    点头之交就很好。

    没多久,约莫两个月。
    喻文州不知道他的前男友是如何得知了他的新住所。深知前男友那股幼稚脾性的他有些恼了。
    一个方面是他在这儿住的清净还不想又一次搬家。另一面就是烦了前男友这种死皮赖脸的幼稚德性。
    他的前男友终究还是找上门了。

    喻文州不想闹得难看,将人请进了屋子。
    那人一进屋,便开始对屋子的装修指手划脚,最后一个总结将它贬的一文不值。
    喻文州都快给这人气笑了,就捧着个杯子一声不吭坐着打量着前男友。
    讲道理他们不过是在一起半年(这还算上了他被前男友疯狂追求的时间),被追的狠了喻文州也就稍一思索,觉得人对了胃口,声音也好听,便答应了下来。
    开始恋爱了喻文州就觉得受不住了。男人出生优越,看谁都自视高人一等,连带着将喻文州也看低了不少。从来对着喻文州大呼小叫,没有丝毫追求时的热烈诚挚。
    毕竟声音再好听,三字经也是不好听的。
仿佛感受到了喻文州并没有在听他讲话,男人很不高兴的拍起了桌子,并且提高了音量。喻文州皱起眉头。

    真的很气人呢。

    传来了微弱的敲门声,男人听见了但没有理会。喻文州坐的远也没听得怎么真切。
手机振动了一下,喻文州看过去,是王杰希的信息。
    [开一下门。]
    喻文州动了动手指,没有回信息。冲男人打了个手势就去给王杰希开门。
    门一开就被往前一拽,跌进一个散发着热量的怀抱。
    喻文州前男友的视角不错,挺清楚的看了全过程,整个人就直接炸了。
    “你他妈谁啊!”
    喻文州僵着,听见王杰希笑了一声。笑的很好听。
    “你又谁啊?”
    气氛瞬间凝固。沉默的瞬间却又显得很长。
    喻文州抬头后看到的最后一眼就是男人愤愤不平骂骂咧咧离开的背影。
    看到这喻文州就很开心了。毕竟在男人来的时候他便发信息给黄少天了,现在也差不多在楼下了。

    前男友的事情貌似彻底解决了,喻文州的心情也飞扬了起来(更多是因为王杰希的笑声)。他去给王杰希倒了一杯茶。
    “你不是出门了吗。”他问。
    “我在小区门口看到黄少天了。” 王杰希回道,眼神在喻文州的手上转了一圈。
    “那运气可真棒。” 喻文州还沉浸在刚才的笑声中,整个人有些晕,还有些飘。但他强压下去了。
    “谢谢。”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这么说着。站起身将王杰希送到门口。
    “黄少天让我先上来帮你解围,他在下面等着呢。”
    然后他又听到了笑声。比之前的少了丝冷淡。但还是好听。
    声音好听的人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世界。
    喻文州捂住了脸,迅速关上门。
    还想再说两句的王杰希茫然了。
    两人因为前男友的事情倒是亲近了不少。

    生活常规化,该吃吃,该睡睡。偶尔跟邻居唠上两句。然后就发现了邻居大小眼……
    但在一番深思熟虑后觉得这很有特色,出去也不丢人,长的这么有特色肯定丢不了。
    [一起去游乐园吗?] 黄少天给了喻文州两张票,但苦于约不到人,想了想只能叫上隔壁那个「长的很特色肯定走不丢」的王杰希了。
    [黄少天给的票?]一条很迅速的回应。
    [要是是你,至少拿两张展览票。]这紧接着便又是一条。
    喻文州看着发笑。
    不过王杰希拿到票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喻文州一眼。

    那天王杰希和喻文州也在游乐园里遇见了正掐着叶修脖子晃的黄少天。黄少天见这两人吓得连叶修脖子都不掐了。
    叶修看见王杰希,勾着唇角笑着,喊了一声老王又眨了眨眼。
    “……今天这个游乐园是情侣档的。” 黄少天把喻文州扯到了一边。
    “你没说啊。” 喻文州笑了笑,手里捏着毛绒绒的纪念品也不知想着什么。
    反正王杰希肯定知道。他想着。毕竟拿票的时候王杰希眼神有些奇妙。
    “上次在小区门口看王杰希估计对你有点意思。文州你要也有兴趣你就也争取一下咯?”
    喻文州应了声,思维又开始发散了。
    去玩儿什么好呢?

    喻文州和王杰希看着黄少天扯着脸微白的叶修从过山车上跑了下来,直奔海盗船而去时,纷纷感叹着。
    唉,老了老了,经不起折腾。
    还是玩儿些和蔼的吧。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突然笑出声。
    “芳龄二八的王先生就这么服老了?”
    “你只比我小一岁,”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二八跟二十八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两个人是拉不下那个脸去跟一堆你侬我侬的小情侣抢旋转木马的。就算是鞠躬请他们去做他们也不干。
    最后两人还是找到了一个在角落里的小摊子。
    给小雕塑涂色的。
    喻文州眼睛一亮,兴冲冲的蹲下去开始挑小雕塑了。

    这种摊子人比较少,一来是涂色太枯燥,二来便是颜料容易弄到身上。多是喜欢尝鲜的孩子拿着笔涂涂画画。
    喻文州随性得很。挑好雕塑选好颜料找了张桌子便席地而坐。而王杰希看着喻文州选的雕塑,突然有些不忍直视的偏过了头。
    一只抓着鱼的猫。一只无限接近于Hello Kitty造型的猫。喻文州选的颜料也接近Hello Kitty的配色。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拿着笔刷涂得开心,就挑了一个房子坐在了他的另一边。
    天啊,这人今年五岁吗?
    王杰希盯着手上的雕塑,眼神凝重得想着。

    午饭。黄少天拉着叶修绕着游乐园跑了许久才在这儿小角落找到了喻文州。坐在一边的是笑的明媚的摊主。
    喻文州掏钱,摊主挥了挥手说另一位先生已经付了。顿了顿,又笑开了花。
    欢迎下次再来啊!摊主这么说道。
    黄少天望着天感慨般叹了口气。叶修抬手搭上了王杰希的肩膀,被王杰希嫌弃的晃了下去。
    “王同志,想不到你在这个旮旯里蹲了一上午。” 叶修使用了龙牙技能。
    “比不得叶修同志做了一上午空中飞人。”王同志扫把一甩,躲开了叶修同志的龙牙并向他丢了个烧瓶。
    “杰希你也别这么说,叶修同志这一上午也累的呢。不止飞来飞去,还得看孩子。” 喻文州同志蓄力已久,向叶修同志丢了一个六星光牢。叶修同志向一旁的黄少天同志发出求救信号。
    黄少天同志被喻文州同志瞥了一眼,惨遭禁言,只能在心底槽着。
    怕不是给游乐园拉低了智商。

    喻文州闲的时候就是真的闲,整天躺沙发上,累了就翻个身,换个姿势,继续躺。最开始王杰希还经常被喻文州那不拘小节的躺姿震惊。喻文州就看着他笑得眼睛都弯了。
    喻文州忙起来就是真的忙了。那时候就会把钥匙丢给王杰希,让人帮着浇浇花。王杰希在浇花之余还会帮着喻文州整理一下房子,反正也不大,顺手。这是喻文州出差回来后看到整整齐齐的房间时得到的回答。
    “那请这位同志发表一下感想。” 王杰希从冰箱里挑出了两个鸡蛋。
    “感觉养了一只田螺姑娘。” 喻文州自觉得坐到了餐桌前等着投喂。
    “姑娘?” 王杰希敲了敲手中的鸡蛋。
    喻文州突然胯下一凉,从善如流的改了口:“田螺同志。”
    再后来,午饭晚饭喻文州就是和田螺同志一起吃的了。偶尔还给黄少天拍个照,分享分享。
    家中没人会做饭只能啃外卖的黄少天拒绝了纸片式大餐,并试图蹭吃蹭喝。
    理所当然的被喻文州拒绝了。
    喻文州:培养感情:)
    黄少天:【你这个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
    但那又怎么样呢。朋友放那儿丢不了,男朋友不追才容易丢。喻文州退出微信,锁屏,丢手机一气呵成。开始愉快的吃饭。
    可能是因为伙食好吧。等黄少天有空跑到喻文州这儿的时候惊恐的发现喻文州胖了三斤。
    喻文州有些奇怪的看着黄少天。
    “不就胖三斤,又没长肉。” 也不至于胖到没人要。
    黄少天无话可说。
    行,你谈男朋友你的事儿。你男朋友不嫌弃就行。
    人家这不仅不嫌弃,还亲手喂呢。

    为了恭喜自己升职,不用再到处飞来飞去,喻文州邀请王杰希来自己家里吃饭喝酒。
    饭是王杰希做的。酒是喻文州买的。
    喻文州兴许是开心的惨了,抓着啤酒瓶子就准备一口闷。吓得王杰希赶紧伸手给拦了下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喻文州酒精上了头,看着王杰希收拾好桌子,突然扯住了他的衣领。
    喻文州贴上王杰希微抿的唇,也就贴在那儿不动了。
    下一步应该干什么来着?
    喻文州想不起来了。就那么睁着眼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直直望入喻文州的眼睛深处。深处是一片平静的海。漩涡在打着转。
    王杰希伸手,扣住喻文州的腰身。舌尖试探的在喻文州唇上舔舐。喻文州松开牙关,在窜入的舌尖上轻咬逗弄。
    举止熟练的不像个第一次。
    喻文州眨了眨眼,眼中盛满愉悦。随即,海翻涌了起来。
    等王杰希松开喻文州时,两人也不知怎么的蹭进了卧室。喻文州往后一退,倒在床上微微喘着气。不知道是酒精效果还是什么,眼里泛着水光。
    海水涨潮了。
    王杰希再一次吻住喻文州。任凭两人在海中沉浮。极点的瞬间,喻文州透过水光看到了王杰希眼中的情迷。
    瞬间就是永恒。

    第二天醒来时两人不尴不尬还交换了一个早安吻。直接从热恋身上一脚跨过直接进入老夫老妻状态。
    速度惊人叹为观止。
    甚至令黄少天啧啧称奇。
    喻文州有点腰酸,干脆就瘫在了床上,眼睛一闭又是一个回笼。
    王杰希端着早饭进来时看到的便是整个缩在被子里卷成一个团的喻文州。干脆就没叫醒他了。昨晚确实有些折腾。
    王杰希简单的吃了两口,便上床和喻文州抢被子去了。
    冬天的阳光温和得很,透过玻璃照在了床上熟睡的两人。
    时间仿佛停在这瞬。

    后来,喻文州和王杰希就组织了一次聚会。聚了聚两方朋友。
    可能是同为游戏奶妈者,喻文州这边的徐景熙跟微草那边的袁柏清一拍即合,开始了作天作地唯恐天下不乱的问答。
    “你们最开始为什么喜欢对方。”
    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手好看吧。/应该是声音好听。” 喻文州有些奇妙的看了王杰希一眼。
    “那你们什么时候告的白。” 徐景熙问道。
    “……” 两人突然沉默,对视一眼,貌似没告白过。
    徐景熙突然没话说,决定将话筒塞入袁柏清嘴中,他需要吃个橘子压压惊。袁柏清对此表示茫然。
    “那,你们怎么确定的关系啊。” 袁柏清失去了挡箭牌,开始犯怂。
    “……滚了个床?” 语出惊人。袁柏清震惊的放下了所谓的话筒——一根香蕉,想去跟徐景熙分个橘子吃。
   “文州谈恋爱之前和谈恋爱之后都是一样的。” 黄少天感叹,“老夫老妻模式。”
   “这种没有热恋期的感觉太神奇了。”
    听了这话,众人十来个人都像两人投入了奇异的目光。
    热恋期都老夫老妻的,人才啊。

    日子过得平淡,感情倒是没少,也更没所谓的厌倦。在这方面来说两人确实是人才。
这天喻文州回的晚,回来时却发现王杰希还没睡。他正坐在床上看书。
    “王同志,你的养老作息呢。” 喻文州笑着问道。
    王杰希放下了书,拉着喻文州上了床。
好好的作息说丢就丢,王杰希压着喻文州在床上滚了一圈。
    “王同志你今晚怎么突然来了兴致?”喻文州问完后尾音往上一扬,弄得人心中一阵瘙痒。
    “重现一下。” 王杰希说道。
    他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个戒指盒,小心翼翼的取下喻文州中指上的戒指。
    “你这儿就犯规了。” 喻文州看着无名指上新戴上的戒指,取过配套另一只戴在了王杰希的手上,他说:“不过我喜欢。”
    王杰希笑了一下。抱住了喻文州。

    时间的尽头是没有时间的流动,一瞬间也可以称得上永恒。
    时间在这里停了下来,他们现在了时间的尽头。
    瞬间就是永恒。



——————
题目是《疯子在左天才在右》里的一句话
磕磕绊绊的写完了。
强行交了一下作业,平平淡淡才是真(………)

辣鸡排版……

评论
热度 ( 22 )

© 灰中白 | Powered by LOFTER